展览地点:日本东京上野之森美术馆│110-0007 东京都台东区上野公园1-2
主办单位:上野之森美术馆
协办单位:Solar Mirror、亚洲艺术中心、琢璞艺术中心
指导赞助:中华民国文化部
展览日期:2015/10/15-11/1

在艺术的领域上,杨识宏的创作跨足写作、绘画、摄影,其中皆离不开对生命与时间的思考。就地域文化上而言,他带着东方文化背景旅美,沉浸在西方文化多年后又回归东方,一路上撷取生活种种喜悦与磨难,其表现方式从外显的奔放力道淬炼到内隐的张力层次,可分成六个创作时期:【具象自我】 (1960-1975) 、【复制时代】 (1976-1980) 、【文明考古】 (1981-1988) 、【植物美学】 (1989-1997) 、【有机抽象】 (1998-2010) 、以及【东方诗学】(2011-)。此次上野之森美术馆展出的42件近作,即包含【东方诗学】水到渠成的代表之作。

年过六十,人生体验已赋予杨识宏更宽广的人生格局,对于艺术本质却始终执着,「人死了,就没办法再回来,但艺术可以超越死亡。」透过日常生活所关注到的生、死、时间,构成艺术家思考永恒的经纬线,他的作品揉合东方美学精神与西方抽象,透过形式的掌握,传达更深层的人文内涵。展出作品《传奇》(2013-14),即试图以绘画为载体,重现过去辉煌的事件、或是感知,三连幅各代表着:过去──现在──未来,但宏观来看,却是生命与自然的轮回。

另外,其他展览作品如《春雷》(2015) 则是艺术家于春天时节的纽约所创作,描述「春雷动,大地惊蛰,万物复苏」的自然力量,画面中间好似有一道强光,劈裂冬天死亡般的凝滞。《喧嚣的秘境》(2013) 启发于电影「贾斯伯荷西之谜」(The Enigma of Kaspar Hauser) (1974) 的开场独白: 「你有听过大自然的吶喊吗?我们都称之为『宁静』。(Do you not then hear this horrible scream all around you that people usually call silence?)」自然的运行,在于它看似骚动,定睛看却很静止、很幽暗,形成一股神秘的涌流。《秋初》(2014)则是作于秋天的第一天,微风徐徐,暖中乍寒,一般人对于这样微妙的分界通常不会特别注意,但杨识宏却对自然运行异常敏感。而在2014年初的纽约,传言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雪将至,人心惶惶,《风雪欲来》(2015) 因此而生,其画面黑与白交刺,凛冽的蓝好似结冰于窗的霜雪,忧虑?还是期待?皆来自深不可测的未知。

上野之森美术馆馆长,水野政一,说明杨识宏的【东方诗学】如何在文化底蕴层次上,对平面绘画赋予开创性的意义:「从他早年作品【具象自我】时期中可见到的写实风格,到与大自然对话并且受到植物启迪的风格,到今日作品蕴含着东方哲学与文化,杨识宏所采用的绘画语言持续地转变、发展、臻至成熟。他将压克力颜料的独有特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华丽笔触与用色达到完善的境界。同时,他纯粹完美的抽象画作,呼应中国水墨画精神,寻求『生命与存在』的解答。」

日本在文化上吸收了中国的思想,在战后亦早一步接轨西方,成为东亚艺术家窥探西方艺术脉动的窗口,而70年代的杨识宏,陆续于上野之森美术馆参加「亚细亚美展」,并从日本感受到欧美蓬勃的生命力,决心前往美国发展。40年过后,艺术家以成熟稳健之姿,再度于同个美术馆举办首次个展,将自身文化冲击的历程与美的追寻,谱成了新东方的艺术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