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亚洲艺术中心:重探1960年代台湾现代艺术的滥觞

艺术家:朱为白冯钟睿

展期:Mar. 29 – 31, 2018

贵宾预展:Mar. 27   2-8pm    Mar. 28  1-5pm

开幕之夜 : Mar. 28  5-9pm

公众开放:Mar. 29  1-9pm    Mar. 30  1-8pm    Mar. 31  11am-6pm

展览地点:香港会议展览中心(香港湾仔港湾道1号)

展位:3D35

 

亚洲艺术中心将于香港巴塞尔艺术展3D35展位,以回顾的方式重探台湾现代艺术的历史,聚焦朱为白 (1929-) 与冯钟睿 (1934-) 两位台湾现代抽象绘画先进,形成两条轴线的「对照记」,展出2位艺术家1965年至1984年共10件作品。

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有关华人地区的艺术,在世界艺术的视野下,似乎只存有Chinese Nationalist Realism,亦即1960年代中国文化大革命工农兵的“艺术”,而台湾,显然不在其中。

相较于仅存政治宣传作用的“中国艺术”,台湾事实上担负了重责大任。1960年代,画会蓬勃发展,“东方画会”与“五月画会”同心协力、互相呼应。这辈艺术家在当时标举前卫的精神,其后更影响了许多后进创作者。其现代艺术观念的引入,加上东西融合的策略,于此后成为一个极具影响力的主张。

 

“造空者”:东方画会之朱为白(1929-,89岁)

东方画会的朱为白原是军人,但对艺术创作兴趣浓厚,来台后曾到师大教授廖继春的画室学画,1958年起加入东方画会,亦因画友的关系而得到李仲生观念的启发。朱为白家中三代都是裁缝,他回溯到媒材和色彩本身的质地,利用他所擅长的刀剪线缝手艺营造空间感,他极简风格的创造性不在冷调,反而在于素朴和温润 。

出身于“东方画会”的朱为白,在进行任何媒材或形式的创作上,对于“东方精神”的追寻与表达乃是他视为最重要的创作动机。综观朱为白超过一甲子的创作历程,可以察觉他在面对西方新潮的冲击之际所引发的自觉,此一自觉,促使他让东方哲学思维形塑其艺术思维中的美感主体。

朱为白 智慧之窗 1965 水墨纸本 78×54.5cm

朱为白 淡淡的夜 1966 水墨纸本 78×54.5cm

朱为白 传承(二)1965 水墨纸本  78×54.5cm

朱为白 天道 1971 油彩、塑胶片、玻璃版  84×67cm

朱为白 动 1965 水墨纸本 54.5×78cm

朱为白 无门之帘 棉布 185×303cm (triptych)

“行者”:五月画会之冯钟睿(1934-,84岁)

五月画会的冯钟睿,毕业于政工干校艺术系,无论是1960年代的创作或1990年代在他明显转变之后的创作,不变的都是他在苍莽的色调中所坚持的渲染之趣味。早期他的以水墨融合书法,而书法的线条则如舞蹈一般飞跃、跳动,冯钟睿的书法并不是笔划的线条,而是绘画的线条,此一作法使中文字回归到本身做为图像的意义,与冯钟睿突破传统水墨创作进而以渲染达到水墨抽象化的作法,以及佛经文字的书写,相互呼应,乃是从文字/水墨媒材/图像/佛经义理四者互相趋近,故而完美地融合,同时保留了远近的层次。

1990年代起,冯钟睿新创了一种绘画手法,以颜料画在塑胶片上,再将图案拓印到纸或画布上,混合水墨和压克力、实验颜料拓印的结果。纸张与墨水的不同色泽、纸张不规则的不对称形状、透明与不透明的色泽对比出参差之美,其中最特别的是他用拼贴手法勾勒出的抽象山水景象。这仿佛是一种艺术的“制作”,与印象派所主张的“自然发生”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若进一步探索,则冯钟睿1982年起潜心修佛,转化“刹那无常,终属虚幻”的客观世界,因而将为艺术创作当作是一种修为,因此它的“制作”艺术更又似禅宗所强调的“顿悟”。

正是这样的顿悟,冯钟睿将自己摆放在一个制高点回忆过往。其作品沉稳的色泽拼接在一块,制造出墙壁斑驳的效果,以眼观之竟然仿佛能感受到作品散发沉香的气味;他的作品重在有感情却不滥情,能量极为丰沛、情感深厚且实在,年过八十,其艺术的浑厚璞真,正如花绽放。

冯钟睿 1974-65 1974 压克力纸本 82.6×59.7cm

冯钟睿 1975-37 1975 压克力纸本 82.4×58.2cm

冯钟睿 1972-06 1972 压克力纸本 83.8×89cm

冯钟睿 1973-81 1973 压克力纸本 74.9×68.6cm

东方精神并不是一种乡愁,它是一个价值性的议题

如果说,在每一个当下不断前行回应着改革自由的1980年代之后,“当代艺术”是一个现今社会的万花筒;那么1960年代也有所谓的“当代”,彼时革命的力度和气度,更是值得我们在战后超过一甲子的时间后,重新探索并给予定位。台湾近代至现代,经历日本殖民五十年、国民党迁徙来台后戒严统治三十八年,这个蕞薾小岛长年处在一个被架空的位置,受到外来政权轮番干预它的文化发展。

我们需要知道,在肃杀的冷战时期两个对立面的夹缝中,台湾现代艺术的滥觞及其后的发展,如何完整地见证了冷战大规模的影响力,台湾如何完整地保留了在地文化的身分—更有甚者,此地艺术的发展,东方与西方、中台日艺术语言的传承与反刍,点出了复杂纠葛的身分认同。亚洲艺术中心作为在地深耕35年的画廊,于2018年于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中为89岁的朱为白与84岁的冯钟睿策划一次历史与形式交相对照的展览,让华人文化最大的幸运发生在台湾此一事实,在艺术活力旺盛的城市—香港,聚焦性地呈现我们与东方、五月所共同认同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