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名:记忆的交织与重叠─后解严台湾水墨
策展人:吴超然
参展艺术家:于彭、王怡然、李茂成、李君毅、李明则、李重重、李义弘、吴季璁、林巨、姚瑞中、洪根深、倪再沁、袁旃、许雨仁、陈念慈、彭伟新、彭康龙、曾建颖、华建强、黄致阳、杨世芝、楚戈、潘信华、苏煌盛
展期:Jul. 8 – Oct. 8, 2017
地点:国立台湾美术馆(台中市西区五权西路一段2号)

亚洲艺术中心很荣幸的分享我们的艺术家潘信华参加国立台湾美术馆特展“记忆的交织与重叠─后解严台湾水墨”,展览将持续至2017年10月8日。

水墨画是代表东方传统的重要绘画形式,源自中国并传播至日本、韩国及南洋华语地区等国家,水墨画以毛笔、墨、纸、绢等为媒材,在美术领域中自成体系。中国绘画自唐代后分为“北宗”、“南宗”两系统,“南宗”创作讲究笔趣、墨韵;重视骨法用笔,营造气韵生动,诗、书、画融合之意境,与中国的传统文人思想密不可分,然而“文人画”过度崇尚文人雅兴亦影响水墨画之发展。 18世纪后水墨画随着清代寓台官员、文人教席及传统画师流传至台湾,时有林朝英、林觉、谢琯桥等名家,虽因沿袭自中国南方福建浙派之狂放野逸水墨风格而被惯称为“闽习”,却也开启水墨艺术在台湾传承、变革与发展的扉页。

19世纪末日本殖民台湾引入“西洋画”及源自中国“北宗”工笔重彩绘画技法之“东洋画”(胶彩画),在“台展”、“府展”的推波助澜下,众多台湾传统水墨画家都改习“东洋画”,成为日本殖民政府标榜南方新领土的独特“地域色彩”。 1945年二战结束日本在台殖民体制,1946年国民政府行政长官公署举办“台湾省全省美术展览会”(省展),1949年国民政府迁都台北,许多中国水墨名家随之来台担任教席或开班授业,乃至有1950年代的“正统国画之争”。直至1983年“省展”成立“胶彩画部”,“胶彩画”乃挥别正统国画名称牵绊,然“国画”一词仍到1980年代才逐渐由“水墨画”所取代。

由此可见,每每发生重大的政治或历史事件,总会牵动社会与文化艺术的发展,彼此相互缠绕。在政治上,台湾于1949-1987年戒严,在高威权敏感的戒严时期,而美术界则历经了1950年代的“正统国画之争”、1960年代现代美术绘画团体兴起,1970年代文学及美术的“乡土写实”论战、1982年国立艺术学院(今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与1983年东海大学美术系等相继成立,共同经历过艺文界对威权体制的挑战与逐步拆解过程。台湾的艺文工作者,在戒严期间无畏地冲破政治上的禁锢,乃至1987年解严后对过去政治禁忌的勇于颠覆,使水墨与其他艺术呈百花齐放之势,建构出缤纷的新水墨艺术风貌。

2017年适逢台湾解严30年,国立台湾美术馆特别委请吴超然教授策划“记忆的交织与重叠─后解严台湾水墨”特展,着眼以艺术史为观点、时间为轴线,爬梳自1987年解严迄今,台湾水墨的发展脉络。本展以五大主题为轴:一、笔墨美学;二、水墨的抽象表现;三、水墨‧环境‧社会;四、水墨‧影像‧装置;五、告别正统国画之争。五个主题内容彼此关连,展示手法却各自独立,策展人透过不同主题面向切入,重新检视台湾水墨艺术与政治的纠结关系,彰显创作者的生命经验,面对历史记忆的交织与重叠,所激发出的多元创作视野,探索艺术家在水墨领域中,突破历史框限的旺盛企图,并梳理台湾水墨与胶彩之间的纠结历史关系。

“记忆的交织与重叠─后解严台湾水墨”展出作品类别与媒材纷呈,有水墨、工笔重彩、胶彩、装置、录像及动画等,在风格表现上,在在彰显艺术家对生命的感悟与触动、社会人文关怀、历史与现实的思辨,及水墨艺术探索的深度与广度,展现出旺盛的创作活力与动能。本展企图透过24位不同世代艺术家精彩作品的演绎与对话,检视解严后台湾水墨艺术与政治的纠缠关系,呈显创作者在历史记忆交织下,迸发出的多重视野,以及以此所建构出的缤纷多彩的水墨艺术新貌,具体而微地阐述解严迄今的台湾水墨的发展脉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