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Taipei 2019 | 亚洲艺术中心 | 展位 F02

Art Taipei 2019 | 亚洲艺术中心 | 展位 F02展位|F02 艺术家|李真、冯钟睿、杨识宏、董小蕙、吉原治良、松谷武判、元永定正、关根伸夫、原口典之、小清水渐、阿凡迪 展期| 2019.10.17-10.21 地点|台北世界贸易中心一馆 | 110台北市信义区信义路5段5号 亚洲艺术中心在2019年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的F02展区,带来11位艺术家,我们将展位分成3+1个区块。“东方转译”是从最初经营的脉络,作为呈现华人战后艺术发展样貌的展区;而近几年,我们将版图扩张,从华人到海外华人、东南亚及日本战后艺术,致力进行推广和研究;我们自2017年钟泗滨百岁冥诞展,开启了对东南亚战后艺术家的发掘;本次“印尼战后:阿凡迪”展出印尼表现主义巨擘阿凡迪,他以风景绘画记录各地的景观与时事,更生动地诠释人、地或宗教的“场域精神”;“物质与形式”,是自今年1月,我们办了物派的关根伸夫个展“空相-皮肤”,而后又在5月举办后物派的原口典之个展,此三个展区,可谓是亚洲区战后艺术发展的浓缩版,也可在战后艺术的发展中,看到全球与区域间交融的关系,既开放又独立的特质。最后,艺术家李真的展区以茶室的概念呈现“一种新东方精神:任真而境外”,展出最新平面作品“银黑系列”等,及首次曝光的早期平面创作和雕塑〈普陀山〉。 任真而境外​ 在李真的平面创作中,我们可以把它分为两大部分,第一是源自于与雕塑本身有密切关系的原稿,如大气神游、天燧等系列;而另一部分是建立在李真早期创作脉络中的平面作品之发展,最早可追溯到1997年系列水墨卷轴的创作,如〈冰石〉、〈深潭光影〉等,亦呈现雕塑般山水;在画面中类似于刻纹的细微线条(呈现在《普陀山》的底座),取代了传统的山石皴法,展现出一种气能流窜的自在。往后更有类似于山水、文字等怪异型态的作品,夹杂创作时的心绪,融入其中各自的趣味;再造一种新东方精神的抽象艺术语汇,任真而境外。 东方转译 在东方固有的文化底蕴,经过形式、媒材或语境的转化,创造出“新东方”的艺术精神,就是此次“东方转译”的宗旨;亚洲艺术中心带来五月画会的冯钟睿,受到战后抽象表现主义风潮的影响,他运用东方元素佐以抽象绘画表现,在战后的台湾艺术发展中扮演新时代开端的角色。另外一位台湾的抽象巨擘杨识宏,继承1950年代以波洛克为代表的抽象表现主义之观念与风格,不再急于捕捉风云诡谲的外部环境,转而观照自身的内在经验。早期受到西方印象派影响的董小蕙,后受到老庄思想的启发,开创了心灵意象的创作。 印尼战后:阿凡迪 东南亚的战后艺术可以两个主轴分类,一是海外华人;另一则是原生于东南亚的艺术家。本次展出的印尼艺术家阿凡迪,以绘画记录他丰富的旅游经历,不仅描绘各地的景观与时事,更生动地诠释了的人物、地方风情,或所谓的“场域精神”;由于印尼在荷兰殖民时期出现了一批20世纪西方艺术史学家,印尼当地艺术家因而有机会接受西方美学之薰陶,在当时印尼艺术中心“日惹”聚集了许多当红艺术家,其创作多反映日常生活的现实或是对政治的批判。固然当时主流的艺术语汇为纯粹的具象表达,然而却有着少数几位出生于此的艺术家,并不理会主流艺术的形式,投身于抽象艺术的探索,在印尼现代抽象艺术史上留下了不可取代的地位。 物质与形式 本展区以类似于时间墙的方式呈现“具体派”与“物派”在日本战后的关系;在日本现代艺术发展的历程中,我们以二战做一个断点。战前,日本自十八世纪中叶就开始明治维新,打着脱亚入欧的口号全盘西化,艺术发展自然也受到西方深化的影响。曾为战前艺术团体“二科会”一员的吉原治良在1954年成立了具体派,在白发一雄与元永定正等人的加入后,以“不模仿他人”为宗旨,试图在日渐式微的日本艺术中,开创属于日本的新风貌;于1963年加入的第二期成员松谷武判,在具体派解散后,开创出更为前卫,以原始材料的纯粹绘画表现,如“溪流系列”。在六〇年末,日本战后另一个受到瞩目的“物派”在关根伸夫、小清水渐等人的带领下,也包括后期的原口典之在内,兴起了一股“物”的艺术浪潮,视材料本身为主体,从物质中找寻某种意涵和语汇。总观两者,同样在追求形式与材料的本质和物性,与同期间的西方艺术达到对等甚至相互影响的关系,又如接力般的将日本战后艺术推向世界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