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地點:日本東京上野之森美術館│110-0007 東京都台東區上野公園1-2
主辦單位:上野之森美術館
協辦單位:Solar Mirror、亞洲藝術中心、琢璞藝術中心
指導贊助:中華民國文化部
展覽日期:2015/10/15-11/1

在藝術的領域上,楊識宏的創作跨足寫作、繪畫、攝影,其中皆離不開對生命與時間的思考。就地域文化上而言,他帶著東方文化背景旅美,沉浸在西方文化多年後又回歸東方,一路上擷取生活種種喜悅與磨難,其表現方式從外顯的奔放力道淬鍊到內隱的張力層次,可分成六個創作時期:【具象自我】 (1960-1975) 、【複製時代】 (1976-1980) 、【文明考古】 (1981-1988) 、【植物美學】 (1989-1997) 、【有機抽象】 (1998-2010) 、以及【東方詩學】(2011-)。此次上野之森美術館展出的42件近作,即包含【東方詩學】水到渠成的代表之作。

年過六十,人生體驗已賦予楊識宏更寬廣的人生格局,對於藝術本質卻始終執著,「人死了,就沒辦法再回來,但藝術可以超越死亡。」透過日常生活所關注到的生、死、時間,構成藝術家思考永恆的經緯線,他的作品揉合東方美學精神與西方抽象,透過形式的掌握,傳達更深層的人文內涵。展出作品《傳奇》(2013-14),即試圖以繪畫為載體,重現過去輝煌的事件、或是感知,三連幅各代表著:過去──現在──未來,但宏觀來看,卻是生命與自然的輪迴。

另外,其他展覽作品如《春雷》(2015) 則是藝術家於春天時節的紐約所創作,描述「春雷動,大地驚蟄,萬物復甦」的自然力量,畫面中間好似有一道強光,劈裂冬天死亡般的凝滯。《喧囂的秘境》(2013) 啟發於電影「賈斯伯荷西之謎」(The Enigma of Kaspar Hauser) (1974) 的開場獨白: 「你有聽過大自然的吶喊嗎?我們都稱之為『寧靜』。(Do you not then hear this horrible scream all around you that people usually call silence?)」自然的運行,在於它看似騷動,定睛看卻很靜止、很幽暗,形成一股神祕的湧流。《秋初》(2014)則是作於秋天的第一天,微風徐徐,暖中乍寒,一般人對於這樣微妙的分界通常不會特別注意,但楊識宏卻對自然運行異常敏感。而在2014年初的紐約,傳言一場前所未有的暴風雪將至,人心惶惶,《風雪欲來》(2015) 因此而生,其畫面黑與白交刺,凜冽的藍好似結冰於窗的霜雪,憂慮?還是期待?皆來自深不可測的未知。

上野之森美術館館長,水野政一,說明楊識宏的【東方詩學】如何在文化底蘊層次上,對平面繪畫賦予開創性的意義:「從他早年作品【具象自我】時期中可見到的寫實風格,到與大自然對話並且受到植物啟迪的風格,到今日作品蘊含著東方哲學與文化,楊識宏所採用的繪畫語言持續地轉變、發展、臻至成熟。他將壓克力顏料的獨有特色發揮得淋漓盡致,華麗筆觸與用色達到完善的境界。同時,他純粹完美的抽象畫作,呼應中國水墨畫精神,尋求『生命與存在』的解答。」

日本在文化上吸收了中國的思想,在戰後亦早一步接軌西方,成為東亞藝術家窺探西方藝術脈動的窗口,而70年代的楊識宏,陸續於上野之森美術館參加「亞細亞美展」,並從日本感受到歐美蓬勃的生命力,決心前往美國發展。40年過後,藝術家以成熟穩健之姿,再度於同個美術館舉辦首次個展,將自身文化衝擊的歷程與美的追尋,譜成了新東方的藝術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