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名 回:松谷武判——亚洲艺术中心收藏展
艺术家 松谷武判
展期 2022.08.13 – 10.09
开幕 2022.08.13 (六) 4:00 p.m.
地点
亚洲艺术中心(台北)

回:松谷武判——亚洲艺术中心收藏展

日本战后艺术是亚洲艺术中心近年经营的脉络之一,自 2019 年起于台北及上海空间,陆续呈现“物派”经典艺术家关根伸夫、原口典之及小清水渐个展。2022 年在亚洲艺术中心四十周年之际,推出“具体派”重要艺术家松谷武判收藏展。

松谷武判于 1937 年生于日本大坂,早年充满灾难与限制的生活经验塑造了他的性格与生存意志,包括童年经历二战原子弹爆炸的恐慌时代,已及青少年时期长达八年与肺结核的对抗。松谷从磨难中走出,带着强烈的求生欲与有机体的特殊关系,他有着面对生活的谦逊,以及与其固执媲美的早熟智慧。在其创作能量萌芽的 1950 年代,除了立体主义对“内在形象”的探索,亦接触到达达和超现实等欧洲前卫主义的创作冲击。1956 年,吉原治良发起《具体派宣言》,强调不模仿他人的原创性,松谷也在 1960 年代逐渐转向“非造型艺术(Art Informel)”的复合媒材与抽象表现,实验了许多创作的可能。他的塑料黏合剂(vinyl adhesive glue)创作在 1963 年被认可为真正的创新,画布上的胶体透过他的呼吸膨胀,刺穿张开的孔口唤起了器官和细胞,松谷将新颖的技法和惰性物质带入生命,这是“具体派”的核心原则,也从而标志着他正式成为具体派第二代。

1967 年,松谷因比赛获奖取得至巴黎研习的机会,是他人生重要的转捩点。他学习法语并参访了义大利、希腊和埃及等艺术古都,并在英国版画艺术家 Stanley William Hayter 的工作室担任助手,也结识了同为艺术家的未来妻子 Kate Van Houten。这段期间松谷制作了许多版画、绢印,同时,受到硬边艺术 ( Hard-Edge ) 的影响,他的绘画在视觉上也有了鲜明活泼的大块色面。吉原治良 1972 年的逝世象征具体派的结束,而后松谷也开始新的艺术实践,回归本源的他在仅使用石墨笔的状态下以费力手工完成作品,并将塑料黏合剂应用到覆盖有石墨的纸上。当他用铅笔线覆盖长长的纸带,如此精确、重复的身体劳动,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和近乎冥想的专注,近似禅宗的戒律,这样的艺术实践是根植于他对日本文化的肯定。此外,他也恢复了早年创作的表演性,透过墨水、石墨进行装置和行动艺术。特定“瞬间”的感觉成为中心,与时间的流逝以及对空间的感知密切相关。

佛教禅宗以超越自我为目标,要求极度专注以及对虚无的觉知。线性、进步的现代时间概念支配着我们的生活,却也悖论地具有某种重复、回圈的形式特征。在日常的重演中,永恒时间返回现代世界的突破口便是“当下”,当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线性过程被看作是一个个当下的叠加,其原本的线性特征在某种程度上便被弭平。为此,重建对当下的理解就成为松谷艺术实践的一个重点。“回:松谷武判——亚洲艺术中心收藏展”展出松谷于 1980 至 2018 年间精选作品,塑料黏合剂与石墨,物质与虚空连接在一个永远冻结的有机体中,并包含了他硬边时期的元素。松谷每个时期都有新的出发点,但由一条不间断的线索贯穿:他将空间和时间的观念视为一个统一的连续体,试图综合抽象、概念和精神艺术。简而言之,与时间的关系是松谷创作的核心元素,它与生命、物质和空间相连,是关于长时间无常生活的体验,以及对瞬间的关注。

松谷武判近年重要展览包括:2020 年参与 STOA169 计划;2019 年巴黎庞毕度艺术中心“有机与精神”回顾展;2017 年威尼斯双年展主展览“艺术万岁”;2015年日本西宫市大谷纪念美术馆个展“潮流”;2013 年纽约古根汉美术馆群展“具体派:灿烂的游乐园”;2012 年日本国立新美术馆群展“具体-日本前卫 18 年的轨迹”;2010 年神奈川县立近代美术馆个展“流动”;2000 年日本西宫市大谷纪念美术馆个展“波动”。重要公共典藏:巴黎庞毕度艺术中心、英国曼彻斯特美术馆、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东京都现代美术馆、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纽约公共图书馆以及英国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

ON-SITE
ARTWORKS

Blown up—15

Triangle—18

Germination—2014

Cercle 08-9-10

Écriture 92-3-15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WAVE—92

Horizontal 93-12

superposition 2002-8

Cercle 09-“11

WAVE—89-6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