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名 坐看云起——管伟邦个展
艺术家 管伟邦
展期 Apr. 10 – Jun. 6, 2021
开幕 Apr. 10 (Sat.) 4pm
地点
亚洲艺术中心(上海)

坐看云起——管伟邦个展

管伟邦

亚洲艺术中心(上海)荣幸地宣布将于2021年4月10日至6月6日举办“坐看云起——管伟邦个展”。本次展览是继2017年亚洲艺术中心(台北二馆)“清风徐来——管伟邦个展”,及2019年亚洲艺术中心(北京)“神游:管伟邦个展”之后于亚洲艺术中心举办的第三次展览,也是艺术家的作品首次以个展的形式集结于上海。展览呈现了管伟邦近年的水墨创作,展出作品共计二十余件,为艺术家近年来不同形制的水墨作品,丰富地呈现了艺术家新的创作与思考。

展览标题“坐看云起”出自唐代诗人王维的《终南山别》:“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东晋诗人陶渊明亦有诗云“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古代士大夫崇尚幽深清远,林下风流,追求清静恬淡、超凡脱俗的自我觉察,审美情趣上更趋向于“清、幽、寒、静”,自然恬适,浑然天成。这在管伟邦的创作中有极佳地体现。

行至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系列以竹为主题的多屏作品:《绿竹青青》、《竹雨斑斑》、和《有斐君子》。管伟邦对画竹有所钻研思索:“写竹之窍门,在于用笔沉强厚重,但姿态优雅脱俗,风度翩翩;立干、出枝皆有篆意,撇叶则如行、楷,落笔须灵活而疾速。”。艺术家运用凝练的笔法,提取出具象与抽象的平衡,带领观众往复于虚构与现实交融的山水意境之中。展厅右侧墙面的大型作品《菉竹猗猗》标题出自诗经中的“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竹子自古以来也是君子的精神象征,有崇高坚劲之节,虚怀若谷之心。这些作品并非作者对竹树的直接描写,而是在他脑际中构建出来的自然形象,同时也包含他过往多年游历自然之观察和体会。当观者立于九十六拼巨幅竹林之前,犹如置身于清幽无人之域,行走于万籁俱静之境。

古人多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标准品鉴艺术创作。如能寓诗于画、寓理趣于画,则更别具一格。在管伟邦的作品中,不止能看到三维空间之山水自然,同时也浸渍在时间之内。山水不是静态得被刻镂,而是动态得被把握。山水、烟雨、竹石,都被用来共同塑造这一时空交叠的主题。而未在画面中直接出现的意象,通过时间这一维度,被充盈、圆满。同时,艺术家使用多屏的方式来呈现其所描绘之物。都市人的当代生活无时无刻不被各种荧光屏幕充斥着。“刷屏时代“下,人类早已被动改变了其“观看之道”。管伟邦借此种观看方式重新审视山水之景,由古及今,将昔日景别带到当今生活体验中,令观者于画面之前可同时“踏入同一条河流”。这也是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将时间一维度溶于笔尖、于画面的彰显。在2021年新作《飒飒风声》中,左右一大一小的区块将画面进行裁割,打破传统水墨的观看方式,令观者顾盼流转,望而生辉。而“飒飒”二字,更为画面增加除了视觉之外的听觉体验,思绪随声音牵引,仿佛看到草木随风摆动,动静相衬,声画相宜,正如李白所云“飒飒风卷沙,茫茫雾萦洲”。

“坐看云起”一词提领起整个展览。“坐”和“看”都让我们感受到管伟邦作品中的清幽博远,臻微入妙;除此之外,更有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豁达乐观。而艺术家探索的贯穿于画面之中的时空辩证,提醒着我们身处当代信息繁杂冗余的社会中,更应神往于山水间、于幽簧里,与自然悠然契合,活在当下,回归本真、回归自我。

ON-SITE
ARTWORKS

墨团团

晚竹鸳鸯

有斐君子

竹雨斑斑

竹映余晖

茕茕孑立之一~十五

菉竹猗猗

飒飒风声

飒飒风声

绿竹青青

静水寒山

乍雨还晴

一林竹影

潇湘夜雨


 Previous Next